當前位置:首頁 > 聯盟故事 >上甘嶺:輝煌與悲愴—6

上甘嶺:輝煌與悲愴—6

發布時間:2021-11-09 14:31:09
作者:中國將軍政要網



士兵的意志才是王牌,狠狠壯了秦基偉的底牌 
  

第一三五團第八連連長高永祥頭天晚上就發現了異常。
  

打從得到敵人將要在7日左右將要發起攻勢的情報,團里就給他加強了第九連的一個排,并讓他注意警戒和偵察。而7日以及以后幾天兩軍陣前雖然都是出乎異常的平靜,可老兵高永祥還是覺得心中不踏實,總感覺到這平靜中涌動著一股立馬就要沖天而起的熱浪。
  

13日晚上,放不下心來的他帶著4個班悄悄地出去偵察。
  

一出去就被灌了一鼻子的火藥味。
  

敵人探照燈打得比往日亮不說,陣地上也人聲嘈雜,汽車馬達整整轟響了一夜。上半夜,那炮火也開始比往日密集起來,前沿的通道被封得嚴嚴實實。飛機也一批批飛來,翻來覆去地在陣地上來來回回地折騰。
  

高永祥一看這勢頭十有八九要打大仗,著急忙慌地就往回趕。
  

回到陣地上,那密集的炮彈已經打得分不出點來了。
  

高永祥一面向營里報告,一面讓大家準備投入戰斗。
 
  
任務還沒給排長們交代完,那炮火陡然間又加大了份量。
  

震天動地的炮火就象一場八級地震,把坑道顛來甩去就象驚濤駭浪中的一條船,瓶瓶罐罐煤油燈什么的震得叮叮當當地滿地亂滾,坑道口外刮進來的氣浪把好幾個人的帽子都給掀到不知道什么角落里去了。
  

一個靠在坑道壁休息的小通訊員就這樣給活活地給震死了。
  

炮火剛一延伸,擔任觀察員的戰士陳家富跑進來報告:
  

“敵人上來了!”
  

高永祥卻光看他張嘴,不聞他出聲兒。
  

“你***是不是嚇昏了,話也不會說啦!”高永祥罵道。
  

陳家富跨前一步,對著連長的耳朵大聲喊到:
  

“敵人一個排向這邊沖,另一路正在向7號陣地運動!”
  

原來敵人的炮火太猛烈,不對著耳朵喊根本聽不到聲音。
  

高永祥馬上想到請求炮火支援。一搖電話機卻不通。
  

媽的,準是電話線被炸斷了。
  

“通訊員,打信號彈請求炮火支援!”
  

3發信號彈打了,卻半天不見預想的炮火襲來。
  

看來是硝煙濃霧籠罩了陣地,后邊根本看不到信號彈。
  

高永祥一咬牙,只好靠步兵打了:
  

“二班進入陣地,七班準備支援!”
  

傾刻,外邊的槍聲爆炸聲就響成一團,分不出點來。
 
  
后來才知道,那天早晨3時30分,美第九軍集中了16個炮兵營近300門火炮,向“三角形山”和“狙擊棱線”這兩個小山頭進行了長達1個半小時的火力準備,火力密度達到了空前的程度,遠東空軍30多架戰斗轟炸機也飛臨戰區上空反復投彈掃射,封鎖住了山前山后的所有道路,方圓數公里內外都沖起了幾百米高的濃煙烈火,別說是信號彈,就是放火箭也沒人能看清那是啥玩藝兒。
  

與此同時,第四十四師和第二十九師守衛的391高地、上佳山西北無名高地、芝村南山、419高地也受到了4個營敵軍的牽制性的進攻。
  

范佛里特向秦基偉“攤牌”了!
 
  
這第一張牌就甩在597.9高地上。
  

這個高地狀如指向南面的箭頭,所以被稱之為“三角形山”。
  

第四十五師將這個高地編組為12個陣地,主峰是1號陣地,正面是3號、9號陣地,左前方是7號陣地,右前方是10號,右后方依次向后排列是0號、4號、5號、6號,2號陣地位于主峰左后方4米處,它的前方隔著8號陣地就是主峰1號陣地,左前方是11號陣地,再前邊,隔一條山溝,對面就是537.7高地北山陣地。
  

守備分隊以班或小組為單位堅守每個陣地。
  

到了黎明時分,第八連已經打退了敵人兩次沖擊。
  

這個時候炮火才支援上來。
  

不到兩個小時,陣地上所有的表面工事都被摧毀,一人多深的交通壕現在只有一尺來深。而陣地下面全是美國兵的鋼盔在晃蕩,密密麻麻看樣子足有3個營。那美國兵們今天也是邪性,雖然沖起來象羊群一樣沒什么戰斗隊形,可確實也是直著身子不躲不藏端著機槍沖鋒槍一波一波拼命邊打邊往上沖。
  

7時30分左右,11號陣地上就打得只剩下一個人了,被迫退入坑道。
  

這是上甘嶺丟得最早的一個陣地。
  

很快每個陣地都打成了血肉模糊的白刃戰。
  

戰至中午1時,第八連已經連續打退了美步兵第三十一團的11次沖擊,除了主峰周圍幾個陣地,其余表面陣地均被迫棄守,而且陣地上也沒剩下幾個人了。


剩下的也全部都是傷者,包括高永祥自己。
  

半天時間,折損近一個加強連,這仗打得實在是空前。
 
  
與此同時,537.7高地北山的守備分隊也被迫退守坑道。
  

這個高地主峰在敵人手里,與北山最近處只有50米,更難守。
  

50米是什么概念?50米就是手腳利索的人幾個大步就能竄過來轉瞬之間大家就攪成一團!50米就是炮火把你蓋在坑道里然后一延伸你剛出來想扣響機槍人家已經竄到你跟前兒跟你比劃棍棒拳腳了!你能用的家伙只有刺刀、槍托甚至牙齒!手榴彈先當棒錘砸人拼一個夠本拼倆賺一個,瞅著不行就拉著火咱要死也得抓幾個墊背的!什么生啊死啊害怕不害怕這類問題你根本沒功夫去想,一腦門子全是怎樣把沖上來的敵人打下去而不要被敵人打下來! 
  

韓軍第三十二團宣傳鼓動的招也絕,陣地上放著個大廣播喇叭使勁嚷嚷,那話翻譯成漢語大意就是你們是“狙擊兵嶺”你們是狙擊兵你們真是該死,你們冷槍冷炮關我們的禁閉不讓我們拉屎不讓我們撒尿不讓我們泡妞不讓我們消停我們氣性大了去啦,弟兄們咱們大韓民國的士兵可千萬不能在中國兵面前咽下這口氣呀!弟兄們跟他們干跟他們打跟他們搏殺跟他們拼命吧!拿下這個惹事生非的“狙擊兵嶺”咱們都能消消停停開開心心好好風流瀟灑一把!
  

你甭說,這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很有些對路子。
  

窮嚷嚷是窮嚷嚷,可也真是很煽情。被中國兵們關在地堡里成天價透不了風象地老鼠一樣活得窩窩囊囊的韓軍官兵們確實也難得地被煽起了氣性,一群一群不顧死活地往上沖,中國兵們用機槍一掃就能掃倒一堵人墻,緊接著又上來一道人墻來還往前邊沖。那會兒蔣總統跑到臺灣后常咬牙切齒地罵中共軍隊“人海戰術”,其實上甘嶺下來的志愿軍大叔們都說那往上甘嶺上沖的美國兵韓國兵才是真正的“人海戰術”,這邊機槍不停地吼,手榴彈爆破筒披頭蓋臉地砸,還止不住一群群地往上爬,好象總也打不完。連長王福新帶的第一三五團第一連雖然是個大連隊,有280多人,可剛跟敵人頂了小半天,還沒到中午傷亡就已經過了一大半。人家還在幾次三番地撲進陣地,極其少見地和中國兵們比劃白刃戰,刺刀、槍托、鐵鍬直至牙齒,彼此扭作一團打得血肉模糊
  

一來二去,大家很快就紅了眼。
  

負傷4處的戰士孫子明從昏迷中醒來,看見有兩個韓軍士兵把住一挺機槍正好在自己身邊,大吼一聲站了起來,帶著一身血撲了上去。
  

兩個韓軍士兵一看一個血人撲上來,嚇得扔了機槍就跑。孫子明奪過機槍就射擊,卻被從另一側沖上來的10來個韓軍給圍住了。
  

孫子明毫不猶豫拉響了3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這是在上甘嶺戰斗中與敵人同歸于盡的第一人。
  

由于敵人炮火把陣地打成了一片虛土,已經負傷的機槍射手陳治國就讓副連長初盈江將機槍架在自己肩膀上開火,打到后來兩個人都被敵人機槍打得渾身都是彈孔,倒在血泊中。
  

……
  

打到中午12時,已經打退韓軍第三十二團的16次沖擊。
  

陣地前敵人尸體已經堆得插不下腳了。
  

第一連現在剩下20來個人,指導員犧牲了,排長們也大多陣亡,連長王福新后來根本就記不清自己在這半天的戰斗中究竟指定過多少代理排長,記不清自己是怎么被埋在土里,又怎么被增援上來的戰友們從土堆里刨出來的。
  

而韓軍一點沒有消停的意思,還在輪番往上沖。
  

中午時分,第一連也全部退入坑道。
 
  
這半天炮兵也打得很勉為其難。
  

由于第十五軍炮兵主力都被用于注字洞南山方向,戰斗打響后完全是措手不及,甭說機動過來,就連調整諸元也折騰了不少功夫。
  

14日整個一個上午,支援兩個山頭戰斗的只有第四十五師師屬炮兵營12門老舊的75毫米山炮和3個團屬迫擊炮連12門八二迫擊炮。這些老舊山炮牙口實在是太老,里面還有兩門是閻錫山太原兵工廠的仿制品,射程太短精度又不高,所以一直被扔在二線。后來因為開展冷槍冷炮運動,被大卸八塊后抬到了五圣山上,用炮筒直接瞄準射擊,這才煥發出青春,打出了戰果打出了風頭也打出了氣派。
  

沒想到現在這些破家伙在節骨眼上頂了大用。
  

山炮營營長王恩維不住地發出急速射的口令。
  

打著打著就把炮筒打得燙手,炮兵們把棉被蘸了水搭在炮身上,邊降溫邊射擊,支援步兵戰斗。美軍坦克群沖到山下向炮兵陣地直接瞄準,集火射擊,把炮陣地的坑道口打得亂石橫飛,打過來的炮彈甚至穿透了炮一連第一班一門山炮的炮管,把炮手們的帽子都給掀飛了。然而炮手們卻沒有一個離開炮位,他們把兩門炮拼裝成一門炮,集中火力向坦克射擊。
  

反正這炮打完了仗也得扔,怕什么。
 
  
八二迫擊炮也起了很大作用。
  

迫擊炮的確是個好東西,轉移火力沒大家伙那么多麻煩。早在戰前的冷炮戰中,炮手們就把陣地的各個角落測好了距離,標定了方位,打響那天,他們的支援炮火來得最快。神炮手唐章洪在敵人波次沖擊時3分鐘內連續發射了53發炮彈,支援597.9高地步兵戰斗。537.7高地北山陣地吃緊時,他又轉向支援537.7高地北山陣地。情況吃緊顧不上重新架炮時,他就手持炮筒行進行簡便射擊。
  

那簡直是門迫擊“機關”炮。
  

這是老招法,當年掩護十八勇士搶渡大渡河時,著名神炮手趙章成就這樣打露臉的。 60年代大比武,時任炮兵副司令員的趙老將軍曾當場給炮手們作過示范連續射擊,那讓5發迫擊炮彈同時懸在空中的絕活兒讓在場觀看者全都嘖嘖稱奇。
  

當然這會兒沒人給唐章洪喝采。
  

有他也聽不見——聽得見也顧不上聽。
  

但兩邊高地上美國兵和韓國兵的鬼哭狼嚎是絕好的伴奏。
  

炮筒打得燙手,手扶不住了,沒關系,撒泡尿冷冷再打!
  

一會兒功夫那門炮連續飛出120發炮彈。
  

這樣打法,大概一天就得報廢一只炮筒。
 
  
無座力炮對付敵人坦克,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從陽村開出的4輛坦克沖到537.7高地東北凹部,向448高地上的第一三五團第一營指揮所開炮,把指揮所坑道外的偽裝全都給掀飛了,眼瞅著那炮筒子就要戳到坑道口來了。機炮連的副排長張炳恒、副班長郭忠秋一個人操一門炮射擊,把其中兩輛擊中起了火。
  

剩下兩輛一看勢頭不對,原地轉個圈掉頭就跑了。
  

一個上午,就靠這幾門破炮扎住了陣腳。






耐克 AIR MAX 2015全掌氣墊情侶跑鞋

无码亚洲av影音先锋,免费人成年短视频,重口露出在线播放,五月天丁香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