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t恤資訊 >阿迪達斯宣布將關閉中國工廠

阿迪達斯宣布將關閉中國工廠

發布時間:2021-11-09 14:36:45
作者:印染雜志

點擊上方“印染雜志”可以訂閱哦
  12 月 9 日,阿迪達斯宣布將在德國開設 Speedfactory ,運用智能機器人制造運動鞋。而在前不久,在投資者會議上,阿迪達斯決定將逐步減少在中國的產能,將制造工廠轉移到東南亞——越南、柬埔寨、緬甸等國家。
  這不是跨國公司第一次宣布在中國關閉工廠或者減少產能了。在今年 8 月前后,食品巨頭億滋(原卡夫)宣布,為了優化供應鏈將關閉上海工廠。這是億滋在中國的 7 個生產基地之一,主要生產餅干。在 2014 年的高峰期,年產量能達到 3 萬噸。 而到了今年 8 月原來工廠的 4 條生產線只剩下 1 條,幾乎處于停工狀態。
  生產線縮減的還有雀巢位于東莞的咖啡廠。從今年 1 月份開始,價值達數千萬元的數百噸咖啡被送去垃圾焚燒發電廠銷毀。據了解,銷毀的部分咖啡還有近半年保質期。雀巢中國官方回應的原因是,銷毀庫存,以保持產品新鮮度。但從 2013 年起,這家工廠的開工時間已經在波動中不斷壓縮了。
  為什么在我們“買買買”的節日越來越多,購物消費沒見減少的情況下,外資在中國關閉工廠、減少產能的情況卻越來越常見?我們梳理了幾個因素,這些可能是導致他們把制造搬離中國的真正原因。
中國制造業成本上升
  在各項成本當中,勞動力成本的提升最為顯著。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08—2013 年,規模以上工業(指的是年主營收入大于 2000 萬的工業企業或者國有工業企業)勞動者報酬增速保持了兩位數增長速度達到 11.4%,比同期勞動生產率(人均增加值)增速 5% 高出一倍多。這個數字得到了國外機構的驗證:據英國《經濟學人》報道,自 2001 年至今,中國制造業工人的時薪的年平均增長高達 12%。
  為什么漲幅會這么快呢?因為改革開放初期,制造業工人報酬低,社會福利差。隨著工人對自身權益的覺醒和國家對勞動者保護的增強,工資增幅比較大。去年 4 月,承擔耐克、阿迪達斯、彪馬等品牌鞋類產品代工的裕元鞋廠,因為工人社保糾紛而停工了。這場風波以鞋廠補繳社會保險和公積金并提高工人補貼結束。
  另外,因為人口老齡化,第三行業的發展帶來越來越多的相關職業機會,愿意進制造業工廠工作的年輕人數量上和比例上都變少了。不少制造工廠都抱怨:在中國比東南亞更難招到工人。
  除了勞動力成本,原材料價格、地價等都紛紛上漲。另外,近年對外資的優惠政策減少,國家在環保政策方面的逐漸收緊,這些帶來的成本上漲,都使得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吸引力降低。
回到發達國家,擺脫“中國制造”的口碑
  對于阿迪達斯和耐克這樣運動品牌來說,中國工廠生產的產品不僅面向本土,還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銷往世界各地。
  和雀巢、億滋等食品公司不同,這二者近年在中國市場的表現還不錯,尤其是耐克。2015 財年,耐克在中國的銷售同比增長了 30%,而阿迪達斯 2014 年財年在華銷售增長了10%,達到了18.1億歐元。
除了返回自己的德國大本營,阿迪達斯聲稱將于 2017 年在美國底特律建立新的工廠。這和耐克的舉動不謀而合。在今年 5 月奧巴馬參觀耐克工廠時,耐克表示計劃在美國開廠提供一萬多個工作崗位,包括制造崗位、技術研發和工程師等等。
  耐克其實一直在不停地剝離非核心業務,在 2012-2014 年間,耐克全球代理工廠數量減少了14%,它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技術、研發、材料等這些把握未來市場需求的地方。
  另外,發達國家的制造成本和中國的差距在不斷減小。根據波士頓咨詢公司今年 7 月的的一份報告,因為能源價格的下降,綜合各細分行業看來,美國制造業的普遍成本已經十分接近中國的生產成本了——只比中國高 5%。在這種情況下,回到本國生產,還能擺脫到“中國制造”的差口碑,以及時不時被指責的“血汗工廠”。
減少用工量,更多的自動化生產
  像在德國開設的 Speedfactory 一樣,阿迪達斯計劃在美國設立的新工廠也是運用機器人和自動化生產方式的。這樣就減少了用工量,不會有很高的人工成本產生。而且還離他們的技術、開發中心更近,回到發達國家可能更有利于實現機器人和自動化量產的推行。
  回德國開設 Speedfactory 的同時,阿迪達斯宣布將與江森自控、工程企業 Manz、機器人開發公司 KSL Keilmann 以及一批科研機構合作。在新生產方式中,只需要10人左右在前期測試階段參與,之后就能完全地自動化生產了。他們打算在新的 Speedfactory 里面能讓機器縫制全部的鞋面和制造帶有彈力的鞋底。
  不僅是阿迪達斯,耐克自 2012 年起也在升級技術,規劃增加機器生產,減少工人的參與。
他們于 2012 推出了一種名叫 Flyknit 的技術,能大量減少勞動力在運動鞋生產中的參與:只需要人工縫制鞋面和鞋底夾層。不過,這種由機器剪裁和縫制的技術還未全面推廣。
  I-Generator(一家服務過阿迪達斯和耐克的商業咨詢公司)的咨詢師說:“過去制鞋業是勞動密集型的,每個鞋子都有好幾部分需要手工縫制。未來減少工人的參與是制鞋行業的最終目標?!?/section>
不僅是制鞋業,制衣業中,蓋普(Gap)以及 J.Crew 的代工廠商——聯合制衣公司(TAL Group)也在開發研制機器人和自動化生產。
生產形態變化,公司應對個性化和定制的潮流
  在運動品牌中,個性化和定制已經成為一種未來趨勢。
  耐克、阿迪達斯、New Balance 等品牌都推出了定制服務,消費者可以自己選擇球鞋的圖案、顏色甚至材料,他們旗下的運動裝也逐漸開放越來越多的品種讓消費者“設計”獨一無二的產品。
想要你的運動鞋更舒適嗎?除了外形個性化,阿迪達斯和耐克都在醞釀著為根據不同消費者的腳型定制的運動鞋。過去,只有球星和名人才能享有定制的“特權”。如果要推廣定制的服務,這顯然是不同于流水線系統的另外一種生產方式.
  個性化需求會使得每個存貨單位(SKU)的生產數量變小。阿迪達斯目前超過 74 %的銷售額都來自 1 年內推出的新產品。傳統勞動密集型的工廠已經不適應這樣快速變化的市場需求。
轉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和地區
除了以上那些,也有純粹是為了尋求更低勞動力成本而轉移的。這就像是 1970 年代時,耐克的制鞋工廠從日本遷往韓國和臺灣,1980 年代又逐漸轉移到中國大陸。對成本敏感的制鞋和服裝業從來都是往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地區流動的?,F在,這些廠商在中國生產的成本提高之后,他們有的轉移到了東南亞,有的轉移到非洲國家如埃塞俄比亞。
  華堅是玖熙(Nine West)和 Guess 的代工制鞋商。這家公司大約在 2012 年 1 月前后在埃塞俄比亞開辦了一個 3500 人左右的工廠。這里工人的每月工資在 40 美金左右,不到中國工人平均工資的十分之一.
  上文提到的香港聯合制衣公司,則決定擴大在東南亞國家如越南和馬來西亞的經營。他們在將褲裝訂單從中國轉移到馬來西亞,但是維持工序更復雜的襯衣的在中國工廠的生產。
  其實中低端制造業的轉移早就開始了。2012 年左右,印度尼西亞就超越中國成為了阿迪達斯全球產能最大的制造國家。根據《經濟學人》雜志報道,2014 年中國的制造業領域的平均勞動力成本是每小時 3.27 美元,比越南高三分之二,比馬來西亞高四分之一。
  但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勞動力成本上升并不意味著關閉工廠就是正確選擇。
  所有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到公司的決策,但不管如何,我們希望看到中國制造的技術升級、口碑升級,以及話語權的升級。

无码亚洲av影音先锋,免费人成年短视频,重口露出在线播放,五月天丁香人在线视频